广西贫困县探索免费“校船” 保学生水上安全

作者:admin    发布时间09月04日    浏览量:4
  • 又是一年开学季,学生的交通出行安全受人瞩目。近年来,我国发生了多起船舶倾覆、侧翻等事故,学生乘船上下学安全问题逐渐被人关注。

    在广西百色市的几个国家级贫困县,长久以来,2000名农村学生乘船上下学。这些船没有安全资质,小孩坐着害怕,家长看着担心。

    在海事部门的牵头下,当地政府从牙缝里挤出资金,以购买服务形式,探索开行免费“校船”。

    百色市西林县八大河希望学校紧邻天生桥库区。6月的一个周五,下午两点刚过,学校便喧闹起来。680名涉水学生,以所在村庄为单位,排成一列列长队,等待乘坐免费校船回家。

    “你们要记得,上船下船都要照顾好自己的弟弟妹妹啊,懂了没有?特别是下船,一定要等船靠岸”。还没出大门,校长马城的叮嘱就已经唠叨了十几遍。从学校到校船停泊的码头,距离一共300米,但所有教师都要护送孩子,直到他们上船离开。

    马城:“学校都是送出校门都解决了。但我们这边,因为学生都走水路,人数最多。和陆路不一样,陆路摔了能爬起来,水上可能就进去了出不来了。为了这个,大家都辛苦一点,就当做了一件好事吧。”

    在码头,15艘校船已经启动了马达,等候在了岸边。

    “各位同学,现在这个船已经装了视频监控,你们在船上脱掉救生衣的话,我们都能看到。如果发现的话,我们会报给学校,对你进行批评教育。希望大家都不要把救生衣脱下来。”

    在百色海事局隆林办事处主任姜海松督促下,学生穿好救生衣,校船鱼贯驶出码头。其中的188号校船载着30名学生,开往他们的家乡——鲁维村,共计一个半小时的水路。

    初三学生吴建楠是安全协管员,他坐在后排,吹着河风,听着音乐,看着最喜欢的漫画书。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。

    吴建楠:“我们以前做的那些船太小,怕浪太大。浪太大,船太小,怕翻船。如果是下雨天的话,那个浪和风更大,坐的时候感觉很害怕,对坐船都产生恐惧。因为家里没那个条件,也只好坐那个船。现在可以看书,又平又稳。”

    吴建楠口中的小船,在当地被形象地称为“柳叶船”,船体一米宽,几米长,行在河上就像一叶扁舟,遇到刮风下雨,随时可能被打翻。即便没有客运资质、安全也没保障,船主为了盈利,也会塞进去二三十人,连个座位都没有。

    188号船船主吴广斌也是鲁维村人,多年前就经营着这么一条柳叶船。他自己开船,从不让儿子坐船,“从来不用自己的船带孩子上学,那时候都是骑摩托车送过来。以前没有标准化客船,自己本身都担心安全啊。”

    自己的孩子有摩托车接送,可因为不通公交、老人行动又不方便,村里的其他留守小孩上学,就只能挤着柳叶船。一到汛期,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。

    看在眼里,吴广斌忧在心中。2013年,他狠了狠心,买了一艘全新的标准化的校船。相比柳叶船,校船船体宽了两三米,马力提高了几倍。铁皮船舱,里面十几排固定座椅,每人一座。风吹不动,浪打不翻。

    吴广斌:“出去打工的人越来越多,留守儿童越来越多,然后我就申请搞这个船了。这些孩子和我一个寨子,都是沾亲带故的,为别人的孩子,也是为了自己的孩子。”

    贫困学生坐船免费,但15条船,买要花钱,开要烧油,这笔账谁来买单?西林是国家级贫困县,财政来源的一半靠上级转移支付,平时一分钱都要掰开两半花。

    但在百色海事局隆林办事处的建议下,县长欧阳可爽在内的县委班子决定承担下来。

    “我们还是吃饭的财政。挤吃饭的钱,挤保证运转的钱。财政虽然紧张,但是一些民生迫切要解决的问题,只要重视了,想办法都能解决。看到那种场面,几百号的学生在船上很不安全的情况,也觉得压力很大。在水上如果出问题,那就是很大的群死群伤的责任事故,所以压力也更大。”

    学生每周两次上下学的乘船费用,以及人身意外保险,一年70多万全部由政府财政承担。在政策的补助下,购买20万元的标准化校船,船主也只需承担一半资金。

    欧阳可爽:“时间很固定的,周五下课、周日上午接送。平时为库区人民生产生活,也是可以经营的。库区的船主也比较踊跃,本身也是一种经营行为。”

    如今,西林县的免费校船实现了“船员固定,船舶固定,学生固定,时间固定,航线固定,站点固定”这“六定”。除此之外,校船还安装了卫星定位和远程视频监控,规范程度不亚于城市公交车。

    免费校船在西林县发展、规范,但却始于另一个国家级贫困县——乐业。广西海事局作为倡导者,仍在努力推广,但还存在困难。

    百色市乐业县地处龙滩库区,百色海事局在这里有一个办事处。2010年,赵育兴就在此工作。当年的国庆节前一天傍晚,学生们放假,其中100多名孩子要走水路回家。赵育兴和同事开着执法船,来到雅长乡渡口准备查处非法的“柳叶船”。

    看到这些“水上交警”,船主们不敢载客开船,孩子们也只能等在岸边。

    赵育兴:“那天刚好下雨,不是已经冷了嘛。那些小孩子在那里发抖。说白了,继续熬,他们熬我们,希望我们赶紧滚蛋。后来我看不行,太晚了,那种船又没有灯,万一撞到网箱上面,那都死翘翘了,风险太大了。”

    无奈之下,海事执法船只能悄悄地跟在后面,一路护航。可总这样也不是办法。

    赵育兴:“他们也提出过,综合整治、集中打击。我说,第一波干完了他又出来了,除非把船主拉出去杀了,你抓住放了他会继续来,因为小孩要上学啊。有的人说,逼学生去坐标准化客船,我说人家不坐啊,免费坐可以,不要钱的话,小孩子立马就跑上去了。你要钱一售票,小孩子就不上,他没钱。”

    能不能将“柳叶船”取缔,引导船主运营标准化客船,让大山里的孩子免费乘坐?有了想法,赵育兴花了近一年时间调研,做出了方案,拿给了乐业县交通局、教育局和安监局。

    赵育兴:“这几个局都说,是要把学生安全坐船的问题解决,都想把它解决掉。我提出一个方案,他们觉得可能性比较低。他们在地方更了解地方的财力,让政府拿钱,怎么可能呢?财政那么穷。说白了,他们也不敢跟自己的父母官开口。”

    最后,矛盾还是集中在“钱”上面。引导船主买新船,让学生免费坐船,都需要钱。可作为执法者的海事局没有这笔经费,只能靠地方落实。

    此事一度停滞。时任县长李艳花听说后,随即召开了政府常务会研究。在这位女县长支持下,2011年11月25号,乐业县雅长乡中心小学137名学生坐上了免费校船。

    李艳花:“穷也不能穷我们的下一代啊。大家都不干,那谁来先起头呢?对吧。”

    管辖着田林和隆林两个贫困县水域的百色海事局隆林办事处,继续将免费校船推广到了天生桥库区。这个过程,办事处主任姜海松和同事们花费了两年时间,“大家都懂得重要性,危险性,但没有一个强有力的部门来牵头做这件事。最后由我们海事部门推动政府。我们这个地方,校船应该是最合适的,大城市的校车应该是最合适的。”

    2011年,甘肃省正宁县“11.16”特大校车交通事故发生,学生上下学安全得到国家的重视,催生了《校车安全管理条例》的出台。作为广西人大代表的李艳花希望“校船”也能有制度保障。

    李艳花:“希望上面能给这些贫困县份拨专项资金来解决学生的这些问题,形成一种对学生安全的保障制度。政策保障、资金保障,人员方面的管理保障,我觉得这个应该要做的。要是各县长期这样下去,确实也不是个办法,特别是贫困。

    新闻来源:央广网

  • 服务热线:18028618711

    电子邮箱: 123790218@qq.com

    公司地址:广州市番禺区桥南街陈涌村市南路7号502

    生产基地:广州市番禺区桥南街陈涌村市南路7号502

    广州市威亚科技有限公司于2019年07月30日成立。公司经营范围包括:数字动漫制作;游戏软件设计制作;信息技术咨询服务;软件开发;软件技术推广服务;软件服务;软件零售;计算机硬件的研究、开发;网络技术的研究、开发;计算机技术开发、技术服务;摄影服务;网络信息技术推广服务;互联网商品销售(许可审批类商品除外);计算机批发;计算机零配件批发;计算机零售;计算机信息安全产...

    广州市威亚科技有限公司(2020-2022)版权所有.粤ICP备19100478号 公安备案号 44011302002231